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5.20贺】续梦

下午三点的阳光,照不暖医院白色的墙。即使你已经强壮如人世的神祗,却仍然不喜那冰冷的药水味,你也曾疑惑,为何七十年过去,毁灭地球已轻而易举,拯救生命却还是那么难。

你走进那间病房,走廊里特意路过的小护士悄悄地望着你宽阔的肩膀,可你的注意力只放在病床上孱弱的老妇人身上。门被关上,老妇人颤颤巍巍地抬起眼皮,浑浊的眼珠动了一下,然后对着你露出了一个微笑。也许今天是个幸运的日子,她一下子就认出了你,这星期你已经来过四次,没有办法再陪她来多几次初见的激动。你也不知道自己要来做什么——也许只是一个本就不属于这个喧嚣的时代的迷失者,失魂落魄地想躲进最后的时光残影里。

老妇人今天精神很好,雪白的头发衬着略微...

2017-05-20

盾冬乐队au短小脑洞

“为什么我们不能参加圣诞演出?”

九头蛇乐队主唱兼吉他手,“冬日战士”,詹姆斯·巴恩斯,在一个阳光明媚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所在的地下室的阴暗的日子里百思不得其解地对他的队友们抱怨。

“我们是非法社团。”一身性感黑色皮衣的“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擦拭着她的鼓棒,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神盾除之而后快的那种非法社团。”

“我要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歌。”冬日战士挥了挥拳头,黑色面罩让他显得无比肃穆,充满杀气,“让神盾的交响乐原地爆炸吧。”他像扛起一把冲锋枪般拿起吉他,气冲冲大踏步走出了九头蛇乐队的秘密据点,只剩下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的娜塔莎和目瞪口呆的贝斯手“交叉骨”朗姆洛...

2017-05-15

天命(哨向,crossover)

四、豆芽菜史蒂夫

后世史学家会评价这段历史说:黎明之前最黑的黑暗,而此间最了不起最振奋人心的工作莫过于开创与经营秘密航道。

史蒂夫·罗杰斯当然不知道后世的评价,他选择做这件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认为这是对的。史蒂夫总是有这样一种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能力,有人打他,他就反抗,有人落难,那就该伸出援手,有人说哨兵向导是堕落了的亚人,史蒂夫向导觉醒后的第一天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思想得出结论他没有改变,所以那些人都是错的。错了,那就要改。

他之所以没有被关进向导塔里的原因稍微奇特一些,一般而言哨兵向导的基础特征就是强化的体能,天资禀赋者还会表现出五感的增强,但他觉醒后一点儿也没有...

2017-05-14

最近在看的书

《我是女兵,也是女人》
时隔一年又捡起来看,五星好书
《西方哲学十五讲》
相当入门的哲学史,适合睡前读,看到近代哲学了
《地下铁道》
最近很火的一本,已经看完了,建议入电子版
《悲惨世界》
嗯又重看了,上次失眠看到凌晨四点钟,蛮爽的
《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
两小时吧就读了三分之一,细致而不至于枯燥,很优秀的传记
《乞力马扎罗的雪》
不知道第几遍看,一字一字审视,试图揣摩老海的风格
《鼠疫》
不熟悉加缪的风格,读得有些吃力
《凯撒不爱我》
名记者的简要故事,闲暇读一读
《法国大革命人物评传》
停在拉法叶了……
《繁花》
看了个开头,还挺有兴趣的

主要放完假了一堆事要做,写好的几章也越看越不满意,非修改不可,所以更文什么的还得...

2017-05-07

一点唠嗑

《天命》这部灵感主要来自起点无限流小说末日乐园,末日里的进化者沦为普通人眼中的异类,不过除了这个“反差”的概念外天命和末日乐园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主线索来自最近看的《地下铁道》,加之我很早之前就想写美国南北战争背景和伴奴AU的芽冬(几个月前有发过坑),这次干脆把各种元素糅合在一起,奇幻的世界观也避免了历史考据的麻烦(就是懒…),脑洞开起来特别爽。不过地下铁道的故事在天命里只是一个引子,我希望后面能写到战争,哨向的设定自然和黑奴不一样。

cp方面设想中是以芽冬为主线,crossover各墙头,妹想到锤哥和小夏自己发展出了很多剧情😂 豆芽还没有出场……啊!想念芽总!锤基和福华都是第一次写,...

2017-05-05

天命 (另类哨向设定,多cp&多作品crossover)

三、逃跑

“我叫夏洛克。”

约翰才是第一个听到这句狂言的人类,他们在圣巴茨医院实验室狭路相逢,一个是逃跑隐匿的哨兵,一个是缉捕队的巡逻员。

狂言还不止这一句。“阿富汗还是伊拉克?”

男人的眼睛惊讶地瞪大了,“阿富汗——我不知道哨兵还有这种能力——”

夏洛克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是推理,你不会在其它哨兵或人类身上看到,你们都太愚蠢而对一切关键细节视而不见。看看你的手,一位军医,因伤退伍,缉捕队竟然收留了你?”他一边说出大段推理故意挑衅一边寻找退路,右后边有实验室的物资间,他可以从那里的通风管道往外逃。他差不多退到墙边了,一回头却看见对面的男人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他疑惑地眯起眼睛。

“你...

2017-05-04

天命

二、夏洛克

今年的冬季赛原本就应该这样结束了的:死掉八成新入行的菜鸟哨兵,剩下没有严重残疾的被各城买主带走,而排行榜上依然是几个首席哨兵的名号。雷神不总是第一,但他从不会让自己受太重的伤。

但是此时站在斗场上的黑发青年成为了好几年来最大的意外。

“动人的故事,还是杂种的传染?一个逃跑的哨兵竟然为了一个巡逻员主动走进斗场,”主持人甜腻的声音传遍赛场,再随着卫星广播传遍全球,网络收视率一定飙升了好几个点,“观众朋友们,你们相信哨兵和人类之间能产生感情吗?我们曾经可敬的巡逻员华生先生,在追捕逃犯过程中竟然转向了哨兵的立场,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背德的故事啊。”

她装出作呕的声音,引得场内观众掀起...

2017-05-04

天命

一、雷神

雷神20岁第一次见到冬兵时,就知道他们是同类人。

战备室里又闷又热,哨兵们的汗臭味媲美生化武器,混合着墙角的呕吐物和丝丝鲜血的腥味,雷神已经闻着这些味道过了五年多。

许多哨兵只闻过一两回,因为他们死在了斗场上或者别的地方。每一次痛苦的呼吸都提醒着他,活着多么幸运。

冬兵始终戴着面具,他不知道那玩意有没有过滤功能,无论如何九头蛇看起来显然更舍得砸钱,他一身的装备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冬兵那冷冰冰的护甲贵,幸好他们是同一队的。

雷神总有逆天的运气。

“你害怕吗?”他绞尽脑汁想打破沉默,但说完之后又恨不得收回这句蠢话。冬兵斜了一下眼,没有回答。

正如雷神是阿斯加德的首席哨兵,冬兵是...

2017-05-04
1 / 11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