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间客AU 盾冬小段子

最近在重温间客嘛,手痒就写了这个…没看过间客也没关系的!

####
史蒂夫罗杰斯,联邦中央军校军乐团舞蹈员,有一个大秘密:他那一身令男人艳羡女人瞩目的健壮肉体既不是天生的也不是锻炼的,而是来自当年他还是东林的倔强少年时一个老头给他注射的不明液体。

####
“你明明只是一个文艺兵,却总是一脸正义凛然,”史蒂夫唯一的好兄弟巴基巴恩斯叼着一根三七牌香烟,俊美的面容流露出一丝讥诮,“难道你不知道这种表情会让很多人觉得不爽?”

史蒂夫在做俯卧撑,没有理他。

巴基突然促狭一笑,坐到了文艺兵宽阔坚实的背上。史蒂夫闷哼一声,手臂的动作却仍然标准得可怕。

“有时候我觉得你心里是个小男孩,而且瘦不拉几的,”巴基看着他额头上的汗水流入棉衫内部,肌肉反射出诱人的光泽,摇了摇头,“中央军校最优秀的毕业生也不会像你一样玩命锻炼,比如我,我更爱大枪。你这个人没有安全感。”

史蒂夫百忙之中抽空看了自己背上的流氓一眼,皱起眉头,“我没有佩枪。”

巴基大笑起来,掏出两把手枪,将其中一把扔到了史蒂夫身前。史蒂夫猛地跳了起来,一手抓过枪,一手揽住自己的朋友。

“你教我?”他眨着一双亮晶晶的蓝眼睛问。

巴基呼吸顿了一下,看到那片湛蓝之中只有他一人小小的身影。“废话!你还能找到比我枪法更好的吗?”

史蒂夫微微一笑,对朋友的骄傲情绪习以为常。

####
史蒂夫被神盾局挖掘了,高级探员寇森格外器重他,可谓前途一片光明。

如果局长没有突然死在他眼前,如果他和娜塔莎没有发现电脑里的佐拉病毒。

他从来都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即使这一次他发现要杀的人是位高权重的副局长。他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这件事可能做起来会有些孤单,直到他收到那些加密信息。

看着那些令人震惊的照片与证据,史蒂夫的蓝眼睛越来越亮。原来那个最优秀也最漂亮的朋友也在这条路上。

他依靠自己强大如神祗的身体一路杀入飞舰,期间身边有子弹自远处飞来,为他清除暗处的威胁。

史蒂夫没有思考巴基是怎么在几公里外进行狙杀的,他信任他,那就够了。

皮尔斯死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舱门,迎面被人紧紧抱住,“又一次自己出风头。”巴基恶狠狠地对着他的耳朵说。

####
假死而复生的局长把史蒂夫从倾城监狱里捞出来塞进了军队,有着青龙山背景的巴基却不可能同样无事,出狱后一夜醉酒,第二天两个人又各奔东西。
(青龙山是间客里的fan zheng fu 组织)

帝国还占着联邦的两个半星球,史蒂夫终于来到真正的前线,操控机甲成为战场上最夺目的一道光。

他有了自己的队伍,,有了强悍得不输于他的伙伴,还有两个联邦电视台的记者跟着他们,拍出了划时代意义的战场纪录片《复仇者联盟》。纪录片里的联邦队长以其耀眼如骄阳的金发和温和有礼的微笑迷倒联邦万千少女。联邦玩具店里也开始有了他那漆着红白蓝彩条的机甲模型,还有神盾局根据他攻击习惯特别定制的盾牌形状的武器模型,几乎所有联邦的男孩子都成了他的粉丝。

“队长,过几天休息日你还要去拍征兵宣传片,要是让公民们看到你现在抽烟的样子,恐怕精神病院都要多一批人。”

史蒂夫嗅着三七牌香烟淡淡的味道,微笑不语。

“抽也不要抽这么便宜的吧,神盾局克扣你工资了吗?”

过了几日他们突然收到了青龙山编军的求救信号,在磁暴中赶去救援。如此之巧,巴基作为联络官正好就在这个队伍中,只是青龙山的军人们都以为获救无望,巴基几天前就提着一把acw大枪消失在了风雪中。

他去打死狙了。埋伏在厚厚的雪层之下,仅凭一件外循环作战服,不吃不喝数日,悄无声息地就摸到了帝国驻军的边缘。为了保存体力,没有目标出现时巴基就强制自己入睡,梦中却总是有一双蓝眼睛令他不得安宁。

正在统筹战局的帝国军副团长突然死于一颗飞弹。

史蒂夫以一己之力消灭了帝国的机甲大队,剩下的已经不能构成威胁,他布置好作战计划,然后一个人走进风雪中似乎要寻找什么。

当他把一具冰冷的身体从雪堆里挖出来时,他差点双腿一软。然而巴基巴恩斯不愧是联邦境内最出色的战士之一,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在一脸冰碴下对史蒂夫露出一个风流不减当年的笑容。

####
他们缘分那么奇妙,只要还活着似乎就总能遇到。可是史蒂夫这一次有些失去了信心,他独自驾驶着飞船通过黑暗的星道,到达帝国的星域,并不担心刺杀那位皇帝陛下失败或者中途身死,仅仅有些遗憾没有多带两包联邦的三七牌香烟,遗憾于如此壮丽的异乡景色只能一人独看。

事情还是超出了预期,那赋予他力量的药剂原来是帝国的发明,皇帝陛下竟与他有同一位老师。

他看见帝国也有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喜怒哀乐并无不同。他想起曾发现的那具一位不愿屠杀平民的帝国军官的尸体,内心深处开始动摇。

两个高度相似的星际文明,其实本该亲如手足。

他被迫放弃任务回到联邦,然后成为一级通缉犯。派来追杀他的,却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巴基?冬兵?

将他昔日好友改造为人形武器,联邦竟然怕他到如此地步吗?可惜他在乱战之中脱口而出一声呼唤就撼动了冬兵的记忆,世界上不会有第三个人明白,他们是彼此心里的第一序列。

这一次,史蒂夫发现要杀死的人是联邦总统,尽管神盾局已经重新接纳了他,他终究不可能再拿回机甲,于是他拿起了皇帝陛下赠与他的圆形盾牌。

“我坚持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当你开始考虑大局之类的东西,你就会不可避免地开始堕落。”

他认真地对总统说完自己的道理,举起盾牌准备最后一击时,一颗来自身后子弹率先破开总统的脑袋。

史蒂夫猛地回头。冬兵黑色的面罩挡住了那张漂亮的脸,但绿色的眼睛还是史蒂夫熟悉的小鹿般灵动。

“你不是真的打算要用帝国皇帝给的盾牌杀死联邦的总统吧?”

“为什么不行?他并不是一个好总统。”

巴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快收拾一下,我买了菜在冰箱里,要按时吃饭。”

史蒂夫愣了一下便笑开了眉眼,他把破损的血渍斑驳的盾牌扔到地上,握住了向他伸来的机械臂。

从此联邦再无队长,东林星却多了一家小小的画室。

####
间客剧情太复杂啦,这是一个为爱发电的简化版,但图一乐,各位读者手下留情。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