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无尽守护(六)

这一更比较短,因为太虐了我自己也得缓缓_(:з」∠)_

●●●●●●●●

后来又有两次穿越,我见到了和莉莉吵架的他,见到了追随伏地魔的他,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要让我发疯了。

直到赫敏来找我,感谢梅林,我们的研究终于有了一些进展。

她看起来很憔悴,大概是扑到书上又顾不上休息了,但是眼睛在发亮。“哈利,我们现在可以确认的是,你穿越后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在斯内普教授身上的。”

“是吗?”我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

“我已经证明了,你伤疤里的魂片就是斯内普教授消灭的!”

她顿了顿,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深呼吸几次,终于慢慢说出剩下的话。“他知道你是第七个魂器,他让你喝了一种魔药,把魂器和他联系起来了,这可能是他唯一想到的不伤害你的方法。实话说,太天才了……”

剩下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我明白她的意思,西弗勒斯……是主动牺牲自己的。为了我。但是他给我喝了那么多恶心的魔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啊……到底是哪一瓶,夺去了他的生命……

“哈利,哈利!”

我转过头去,看见她眼睛都红了,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

“……那魔法石呢?邓布利多这么费尽心思想让我活着,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考虑到西弗勒斯!!”

“哈利,不……”她忍不住哭了出来,蹲在了地上,“这是斯内普教授留给你的。它里面,可能还有一段记忆。”

几天后,我们打开了魔法石,是的,里面有那个混蛋留下的记忆。赫敏说,这些记忆是魔法石扭转时空的力量来源。

我独自进入了冥想盆,记忆里,西弗勒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壁炉旁,望着跳跃的火苗,一片寂静。

我走到他身前,无法控制地,轻轻地抱住了他,贪婪地看着他的模样。这不是我穿越后遇见的少年,苍白又消瘦,还没有浑身散发著被毁坏的气息。年轻时,他的双眼从不像现在这样乌黑得像干了的血,眼旁也没有深深的、近乎紫色的眼圈。年轻时,他的颧骨突出的角度从没有这么分明,锁骨也不像现在这样尖锐得几乎能割伤人;年轻的西弗勒斯从未如此美丽过。那个他远不如现在的西弗勒斯,根本比不上,真的。

这是我爱上的那个西弗勒斯。

“哈利,谢谢,以及对不起。”久违的低沉如琴的嗓音响起,他似乎早就猜到了我会这样靠着他,微微低下头,我几乎以为那双黑眼睛里真的有我的倒影。

“活下去,我的守护神灵。”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