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Speak softly love》


亲爱的赫敏和罗恩,

首先,请原谅我在你们婚礼后的第三天就离开,并且没有当面向你们告别。

看到我最好的两个朋友终于幸福地结合是除了战争胜利外最令我高兴的事情了,梅林知道我从六年级就等着这一刻呢。谢天谢地我们赢得了战争,虽然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我仍然时时梦到战争期间的恐怖场景。我一直睡不好,这只有你们知道。

所以,在我19岁生日过后(顺便再次感谢你们为我策划的生日派对——那真是棒极了),我拿出了作为格兰芬多的所有勇气,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决定,离开英国,去环游世界。

噢,赫敏,不要担心地皱眉;罗恩,合起你大张的嘴。我可是打败了伏地魔的男人(不再是男孩了),我能保证我的生命安全。

说真的,我觉得我19年来的生活都太狭隘了。不说进入魔法界之前,就算来到了霍格沃茨,我七年来就是在干打败伏地魔这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越来越令人痛苦。因此,环游世界绝对是个绝妙的主意,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写这封信时我在一艘轮船上——麻瓜的旅行方法可以看见更多的风景,下一站是奥地利,到达后我会再给你们写信。

在我离开英国的期间,你们能在信中给我讲讲你们身边的新闻吗?就算我去到南极,我的心依然留守英格兰。

你们真诚的朋友
哈利    
2000年10月

混蛋哈利,

虽然你一开头就请求原谅,但我知道你小子没有一丝悔改之心。好吧,我知道你天生是个不安分的狮子,战争结束后你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于你重新找到生活方向我还是相当高兴的(这绝对不代表我原谅你了)。

金妮让我帮她问候你,再说一次,你真是个混蛋,金妮对你非常好,你明知道的。不过她昨天对我说:“罗恩,我早就不喜欢哈利了。他已经不是我的口味了。”现在的女孩心思真古怪!

奥地利是个美丽的地方,听说。也许你愿意给我们寄些照片。

你的朋友
罗恩
2000年10月

亲爱的哈利,

圣诞节就要到了,上一封信中你说你要在澳大利亚暂时住几个星期,所以我猜你现在还在那。大草原,蓝天白云,还有奶牛——我曾经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过,我非常喜欢它,而且那边的巫术与英格兰不同,曾有一段时间令我着迷。不过我还从没有经历过在夏天的圣诞节呢,你一定还穿着短袖,是吗?没有雪的圣诞节多么扫兴啊,希望你能找到方法熬过去。

说到我们这边,也许有一件事你会感兴趣。斯内普教授辞去了魔药教授的职务(但大家仍称他为教授),他隐居了,但是人们可以找他订制魔药。我去拜访麦格教授时,她这样说:“我问西弗勒斯为什么不开一家药剂店而是选择私人订制,他说他受够无聊的话语和无休止的人际交往了,自从哈利(我猜他的原话是满脑子鼻涕虫的救世主)为他洗清罪名,就突然多了一堆白痴声称对他敬仰不已。当然,西弗勒斯是当之无愧的的魔药大师,即使是私人订制,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他的客户的。”

哈利,你为他辩护的场景至今令我记忆深刻。他那时还在圣芒戈沉睡,而你顶着所有人的质疑,在伤还没有痊愈时就坚持出庭。我必须承认就算是我也没有注意到你是何时开始对他改变态度的,罗恩至今会叫“老蝙蝠”,但你似乎再没有厌恶他了。我将随信附上他的新地址,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考虑和他通信。

最后,你的圣诞礼物会准时到达,而我希望你能送我一本澳大利亚魔法部新出的《南半球巫术新创》,英国这边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进货!另外代罗恩向你问好,他说他依然和往年一样想要魁地奇方面的礼物(真好奇你怎么能忍他这么多年!)

想念你的
赫敏
2000年12月

赫敏,

你的来信真是太令我高兴了,说实话我也不太适应炎热的圣诞节。我在这边交到一些朋友,他们听说过我的名字,但并不因此对我有何特殊,感谢梅林!

对于斯内普教授的消息我也非常高兴,而且我很惊讶你的“没有注意到”,大概在我们救下小天狼星之后吧,我认识到是由于他教了我大脑封闭术,而且在我大吵大闹发脾气后仍然把课程都塞进了我的脑子,我才能避免最糟糕的事情——小天狼星的死亡——的发生。

我想我在学校时真的很不成熟(也许现在也不),而斯内普在某个方面成为了我的标杆,更别提他那凶险的间谍生涯了,我想我是敬仰他的白痴之一。希望他的‘私人订制魔药’发展得不错,我会考虑和他通信这个主意的,那大概需要我拿出所有的礼貌来。

你们的礼物也会准时到达的,我最近在学画画,你相信吗?  

同样想念你的
哈利
2000年12月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