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Speak Softly Love 教授日记三篇

延续的时间线。意识流警告

●●●●
〈斯内普的日记〉
2002年1月
再一次,梦见哈利波特。

不是噩梦,万幸,看够了这男孩死在眼前的样子了(而且该死的为什么总在我怀里?)

是蒙特利尔,有恼人的圣诞音乐,教堂,我们在散步。他停下来说一些毫无意义的话,绿眼睛太闪亮了,然后……“我可以吻你吗?”他问我,微笑着。

惊吓程度堪比阿不思从墓地坐起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然而梦里我是那么自然地……回应了他。感觉很不清晰,显然,由于没有现实材料支撑。

醒来后就收到他的信,在海上,很想念新鲜的水果,遭遇了可怕的暴风雨。信封里有一个长长的鲜艳的螺壳,现在正摆在我的桌前。就这么一点内容,救世主能唠叨两页纸,说真的霍格沃茨应该增设写作课。

不,自欺欺人太蠢了,承认你很高兴收到他的信。

我为什么要高兴?

海上的晴天一定非常灿烂,而英国一直在下雨。讨厌的雨。战争留下太多病痛了。阴湿,冰凉,连魔药都要隔离放置。

那男孩不该属于这。

2002年2月
天气仍然很冷。哈利在北非,是的,非常近,在幻影移形范围内,一分钟都不用的路程……

停止。停止这个想法。我才不会过去。

寄来的香草非常有用,应该谢谢他。

但是他的信越来越奇怪了。想念我?想念时刻提供的刻薄话语吗?还有建议我去韦斯莱家来一顿可爱的晚宴?不,即使你是他们的第七个儿子也不行。而且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邀请我。

米勒娃下午来拜访。点心消耗完毕。我恨她。而且绝不会出席战争纪念大会。(每一年,她怎么还不死心?只是想来蹭吃的吗?)

德拉科开始有点“婚姻恐惧症”,在他第三遍说到婚礼的布置时赶走了他,拒绝后面的九十三次,谢谢。

今晚还会梦到黑发绿眼的男孩吗?

2002年3月
今天的信有照片。哈利站在一个湖边,在意大利,蓝色的湖水非常美丽。绿色的眼睛也很美丽。

没错,我有什么必要在日记本里撒谎呢?反正这里就算出现了一首情诗也不会产生什么真正的影响。(并不是说打算写)

我的回信只能又一次再一次提到连绵的阴雨。多么无趣。差一点就戳破了信纸。暴躁。

镇定,西弗勒斯。

我祈祷四月能带来伦敦的春天,晴朗,清爽,百合花漫山遍野。那对小爱侣值得一个完美的婚礼。哈利值得好天气。

哈利曾经和韦斯莱有些暧昧,可是环游世界的两年再没有什么花边新闻。

并不是说我有期待什么。真的,我的膝盖疼,后背僵硬,大概是太安静太和平了,它们开始生锈,不像战斗时一切都可以忍耐。

也许可以回信问问哈利有没有相似的疼痛。年轻的身体理应顽强一些,但这男孩过于擅长隐瞒病痛(那时他瘦骨嶙峋,非常倔强,还拒绝我的治疗。糟糕的回忆)

该去把壁炉的火升起来了。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