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Speak Softly Love ● 终章(二)

我真的好喜欢写恋爱戏啊……少女心预警……

●●●●●●●●●●●●●●

婚礼的日子到了,幸运的是天空湛蓝,阳光灿烂。这是德拉科的婚礼方案中最好的情况,不然根据“第六十二套方案”,他会花一大笔钱和魔力制造一个晴天,反正马尔福家族现在是他当家了。

如果让哈利来点评婚礼的十大亮点,他会把西弗勒斯排在第一位。这是有充足的理由的:首先,西弗勒斯当天穿了一身庄重的黑袍——重点,有风骚的银色花边和暗绿色图纹。收腰(腰!)。其次,他是见证人之一,他朗读誓言的声音太好听了!还有,哈利觉得西弗勒斯在偷偷看自己,仿佛他是他的宣誓对象,这让哈利几乎在座椅上窒息了。

“……许诺你的生命,感情……相互支持……永不分开……”

哈利眼眶发热,除了这个男人,他还能对谁说出同样的话?

婚礼的第二大亮点,当然是这对克服重重困难在一起的新人。金妮的白色婚纱非常衬她的红头发(让哈利想到了莉莉),她也如约把捧花扔给了哈利(并成功逗笑了全场)。卢修斯把马尔福家族戒指交给金妮时脸色仍有些难看,亚瑟面对德拉科时也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不过这些显然都没有影响新人们的心情,他们在闪光的水晶下甜蜜地接吻,直到主持婚礼的米勒娃忍不住假装咳嗽起来。

第三亮点哈利愿意给在场的孩子们,主要是韦斯莱家的。罗恩和赫敏的儿子雨果一定是被乔治带坏了,把霹雳烟花到处扔,而且非常机灵,在赫敏生气时冲进哈利的怀抱甜甜地喊他教父。还有他另一个教子,泰迪,因为高兴把头发变成了深深的粉红色,被小天狼星抱在怀里咯咯地笑。显然在哈利出去旅行的两年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小天狼星和卢平父子住在一起了。泰迪比他的雨果哥哥乖巧得多,除了对甜品的过度热爱让哈利有点担忧。

孩子们天真的笑声比所有音乐都要动听,金妮红着脸说她想要一个小儿子,德拉科严肃地补充名字必须是斯科皮。哈利在威逼利诱下无奈地说他暂时不太可能有一个儿子,或者养一条狗叫阿不思挺好的,德国牧羊犬,众人哄堂大笑。

斯内普瞥了一眼被金妮邀请跳舞的哈利,他的舞跳得好极了,而且哈利穿着麻瓜的西装,看上去英俊得过了头。这场婚礼很不错,斯内普在心里承认,但他感觉有些糟糕的是宾客们都太年轻了。他在他们还没发育时就是他们的教授了,现在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如果他还待在霍格沃茨,也许过不了几年又得开始罚下一代韦斯莱们的禁闭。

斯内普看着一群年轻人中最闪亮的那一个,没有人会不喜欢的那一个。他在讲旅游的故事,他的绿眼睛满满都是笑意,泰迪被他抱着,时不时得到他的亲吻。斯内普就站在角落看着,手上的酒杯越握越紧。

“西弗勒斯,我的朋友,为什么你还是一个人呢?”卢修斯那讨人厌的柔滑嗓音从旁边传来,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卢修斯却好像找到什么乐子一样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什么时候我可以等到你的婚礼?”

恐怕只有马尔福会把斯内普和婚礼两个词联想到一起,斯内普不至于生气,他和卢修斯相识太久了,但他至今没有学会回应马尔福的油嘴滑舌。

“哎呀,你在看救世主吗?”卢修斯似乎注意到什么,狡猾地笑起来,“那个男孩为什么也不结婚呢?你看女孩们多喜欢他——全魔法界的女孩都盼着给他生一个小阿不思呢……”

“那斯科皮呢?你觉得他会有韦斯莱的红头发吗,卢修斯?”斯内普转过了头,眼神凌厉,“顺便提醒,那男孩和我无关。”

“当然不可能是红头发,这是写在了基因里的。”卢修斯脸色沉了一下。显然还没有完全释怀。他显然非常了解斯内普,得到足够的消遣后就端着酒走开了。

斯内普准备独自提前回蜘蛛尾巷,因为另一个暂住的人看起来还有整晚的派对安排。他转身离开,却突然被扯了一下。

是哈利波特,好像刚刚非常不容易地从人群里逃出来,可爱地红着脸。“梅林,我快受不了他们了,”他一边说一边靠近斯内普,然后他的气息几乎要喷在他脖颈上了,“我们偷偷溜走好不好?”

斯内普看似用力实则非常艰难地把哈利的手推开了,并且注意到了绿眼睛里明显的失落。“他们喜欢你,你是他们的明星。”

“天哪但是我喜欢你!”哈利有些崩溃地喊道,然后迅速地意识到了什么,“呃,我是说,我喜欢你的陪伴,像圣诞节那时——我,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很好,不,我是说——”

他的声音渐渐小下去,脸越来越红,绿眼睛不安地闪躲着,“是的,我就是喜欢你,西弗勒斯。”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