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盾冬】戏里戏外(娱乐圈AU 盾冬演桃包)

预警:1.史蒂夫和巴基是好莱坞演员,将在新片《奇妙骑行日记》中分别扮演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

2.傻白甜恋爱文,没有坏人

3.这里的史蒂夫有点痴汉属性

4.文中的巴基大概比冬兵暖、比詹吧唧冷

########

“这是什么?”巴基看着娜塔莎推到他胳膊前的一沓文件,犹疑地问。

洛杉矶九月的阳光仍然耀眼得让他不自在,咖啡店里的冷气又开得过头,虽然戴着棒球帽又穿着旧衬衫,巴基仍然有种身处人群焦点的不安感,他接受演员这个职业,却对当明星适应不良。

“我帮你找的新片,巴基,它可能会成为你职业生涯的转机。”娜塔莎的笑容带着隐隐的兴奋,即使是巴基也能看出来她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巴基没有办法对她的兴奋感同身受,他皱着眉头,打量着文件封面的加粗标题《奇妙骑行日记》,总觉得这更像个炸弹而不是转机。

“它看起来......和以前的,不一样。”巴基干巴巴地说。他所说的以前指的是他成为演员后拍的仅有的三部电视剧,它们的名字分别是《瘾》《灰色秘密》和《冬日战士》。第一部顾名思义是个惨兮兮的文艺剧,他那时全无经验,两集的戏份对他和导演都是折磨;第二部是政治讽刺剧,这部剧比较有名,巴基的戏份也长了一些,但作为大人物身边一个戴墨镜的保镖他的台词反而少了;第三部剧他不可思议地担任了男主角,扮演一个冷战期间被苏联虏获并洗脑的美国士兵,可惜第一季反响就不好,第二季遥遥无期,所以演员詹姆斯·B·“巴基”·巴恩斯目前是失业状态。

但巴基并不是很在意工作的事情,两年前他在俄罗斯的一家医院醒来,记忆全无,脑子一片空白,仅仅从各类身份证件了解到自己是美俄混血,26岁,艺术学院毕业,父母都已过世并给他留下了可观的遗产,尽管那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保险赔偿金。根据医院的说法,他的母亲和他遭遇车祸,她当场死亡,而他变成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三年,能够醒来基本是个奇迹了。巴基发现自己仍然是美国公民,于是在感受过俄罗斯的第一场大雪后,他回到了美国,继而就成为了一个半红不紫的小演员。

娜塔莎是他的经纪人,就算在不识风情的巴基眼里,她棕色的犀利电眼和小巧的脸型也足够当个走红毯的女星了,更何况她明显本领高强,然而她却跟了他整整两年。对此,他曾直接问过娜塔莎,而漂亮的红发经纪人只是抛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你一定会红的,巴基。”她一字一字地说,神圣得像在对着圣经宣誓。巴基猜测自己在她眼里大概是什么有趣的大挑战,他无所谓,要说实话的话,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事情,也许失忆的后遗症就是这样。

“没错!你要转型了,巴基,我不能容忍你永远贴着冷酷的标签,那是对我们两个人的侮辱。”娜塔莎的眼睛简直在发光,“我觉得你很有机会竞争到男一号的角色,台词不多的温柔男人,作为你的银幕处女作再合适不过了。”她再次把文件往巴基边上推,已经戳到他的手了,巴基迫不得已地拿了起来。“这是我打印的原著,五天后就是试镜,好好琢磨。”

巴基无声地嘟囔着,却还是把剧本塞进了包里。娜塔莎继续介绍这部电影的导演、投资方、其他可能参与的演员等等等等,巴基低头听着,脑子里却已经陷入神游。一如既往,他像个鬼魂一样在空荡荡的灰色的记忆空间里漫游,企图找出一点碎片,哪怕是一点灰尘,然而今天还是像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一样毫无收获,两年里只有几次有那么一闪而过的图像被他捕捉到了,他把那些模糊得根本理解不了的记忆妥善地安置在脑海某处,每晚睡觉前都会拿出来看看,活似个守财奴。那已经沦为笑话的哲学三问时时刻刻都悬在他的心头: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巴基?巴基。”娜塔莎叹了口气,直到那双绿眼睛重新恢复焦距并流露出一点点羞惭后才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没什么兴趣,但是尝试一下好吗?生活总要继续,你还大有希望。”她温柔地捏了他的手一下,在他所能容忍的身体接触范围内。巴基点点头,对她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微笑。

########

“这是什么?”史蒂夫看着克林特递到他面前的剧本疑惑地问,然后被克林特硬生生地塞进手里,“自己翻,队长。”美国队长是史蒂夫当文艺兵时期的称号,他现任经纪人克林特一直喜欢拿这个笑话他。

《奇妙骑行日记》,这名字就让史蒂夫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随便看了两页,皱起眉头,“这个风格和以前的不一样。”

“你要转型了,史蒂夫,”克林特板起脸,严肃地说,“我理解军队把你变成了一个老古董,但是你不能老拍主旋律片,这是个轻喜剧,我觉得拍好了票房可能比你拍过的那四部电影加起来还要厉害。”

史蒂夫下意识想反驳他,但是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当初退伍后他阴差阳错地进了娱乐圈,那种肌肉丰满、坚强正直的大兵形象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但除了第一部《迟到的约会》让他拿了新人奖提名,接下来几部都扑街了。尽管有推特投票第一的完美身材,他始终半红不紫,克林特已经为此烦恼许久了。

“转型是有必要的,”史蒂夫说,算是同意了,“那这一部电影有什么形象?”

“我希望你能拿到男主角,但是一个外表温吞的老好人恐怕你真的搞不定,”克林特作出深思熟虑的样子,“男二号也不错,戏份相当,典型的玩笑不恭的坏男孩,至少外表适合你。”

“你觉得我能演好一个坏男孩?”史蒂夫眉头更紧了,“我保证我会尽力,但是......”

克林特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史蒂夫自带的天然正直气场实在太强了,他能担任美国队长不是全靠身材的,摄像机要是对着他的蓝眼睛来个特写,谁也没办法把任何负面形容词用上去。“突破自我不就是演员的天职吗!”克林特提高声音表示自己有信心,他可是好莱坞最有权势的经纪人之一,就算史蒂夫是埋在地下三千尺的金矿他也会把他挖出来,“而且这个坏男孩还挺有深度的,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敏感细腻的内心。队长,我相信你能行。”

他走上前用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暗暗嫉妒了一下对方结实的肌肉,继续鼓动史蒂夫,“就从今晚开始,每天对着镜子练习500次咧嘴大笑,要抛开形象二得不行的那种。”无视史蒂夫不同意的眼神,他把剧本从史蒂夫手里抽出来又拍到史蒂夫胸上,再次暗暗嫉妒对方夸张的胸肌,“还有各种浮夸的肢体动作,油滑的语气之类的。五天后试镜,别辜负我的期望。”

史蒂夫稍微挑起眉,用他那副最具说服力的端正表情回应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会咧嘴大笑的。”

克林特翻了个白眼,再次叮嘱他认真准备后就离开了。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史蒂夫翻开剧本,找到男二号克里斯出场的那幕,他对同一骑行小队的男一号塞巴斯蒂安打了第一声招呼:“伙计,你骑着你外祖母的单车来散步吗?” 

史蒂夫在心里努力模仿着那种嘲笑、夸张的语气把这句话念了一遍,然后决定听从克林特的建议从今晚开始练习。

######

巴基回到独居的公寓,夕阳橙黄的光线从大大的落地窗洒进来,把灰白色调的家具都染上了鲜艳的颜色。巴基拉上窗帘,屋子重新变成一片黑暗,他扭开阅读灯,就坐在沙发上读起剧本来。

塞巴斯蒂安·斯坦是一个杂志社的普通员工,他脾气温和,兢兢业业,然而金融危机导致他失业了,他才发现自己的生活是如此无聊,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有趣经历。此时他看见了一个骑行小队的招人广告,一时冲动之下报名参加了一次骑行活动,却又在骑行过程中遭遇意外......

淡淡的鹅黄色灯光勾勒出巴基额头到鼻梁的优美曲线,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实际上读到一半时他的思绪已经飘到了上一个他演过的角色“冬日战士”,他没有和娜塔莎提过他其实有些喜欢那个被洗脑利用的倒霉士兵,他洗脑失去记忆的戏码让巴基想到自己的经历。失忆让冬兵从人变成武器,巴基觉得如果现实生活中也有那种邪恶势力,他在俄罗斯醒来的时候可能也会被吸收入内,然而尽管他没有,他仍然觉得自己在被操控着,看不见的细线摆弄着他的一举一动,因为他找不回自己,他只能被操控。

然而《奇妙旅行日记》竟然也触动了他,他能从幽默的描述里看出塞巴这个普通人也像一个木偶,也许操控者可以叫“生活”。他随波逐流地在世界上存在了三十四年,却在失去工作后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毫无意义,即使明天死去,也留不下什么痕迹。巴基不知道这就是很多文学作品和社会学研究探讨的“找寻自我”的主题,他只觉得心里一紧,一种莫名的难受弥漫上来,他无意识地张开嘴用力呼吸,好像刚刚有一条线勒住了他的脖子让他窒息。

我要演这个可怜人,巴基心想,我得演好。

他走进浴室对着镜子,镜子里是一张称得上好看但被苍白和冷漠的神色变得不讨喜的脸,他的眼睛下还有明显的青色,因为他总是睡不着。有时睡着了,梦里的画面像飓风一样呼啸而过,也许是记忆,也许是幻象,反正他永远也抓不住,巨大的失落让他冷汗淋淋地从床上惊醒,然后去倒一杯白兰地,等着太阳升起。

巴基试着露出一个“塞巴斯蒂安”式的和蔼笑容,普通职工每天和同事打招呼的那种微笑。他扯起左边嘴角,再扯起右边嘴角,嘴唇有点干燥,基本有了一个笑的雏形。但是不够,巴基迅速又恢复了下垂的嘴角,他补习过表演课因为他曾经学的都忘了,他知道真正的微笑要从嘴角一直到眉毛。

“真麻烦。”他喃喃自语。踌躇了一会儿,他决定去网上搜两部喜剧片来补补课,反正还有五天,巴基决心完成新任务。

###########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轻喜剧,史蒂夫在读到一半时作出结论,他上网搜了原著小说的作者,是一个叫旺达·马克西莫的二十多岁的女作家,这是她第一部影视改编作品,史蒂夫心生敬意。

他所准备扮演的人物克里斯·伊文斯是骑行小队里的明星人物和开心果,然而在和主人公塞巴斯蒂安一起因为意外与队伍失去联系身处困境时,他玩世不恭的外壳被击破,接受了塞巴斯蒂安的合作建议,两人经历种种麻烦终于脱险,在这过程中他内心的敏感、慌张和真正的勇敢一一展现,克林特称其“有深度”确实没错。

除了角色本身有趣,史蒂夫更意外的是他在克里斯身上找到了同感。他回想起以前演过的正直坚毅的军人角色,那确实是他身上的一部分,但除了完美的英雄谁也不可能像张纸一样只有一面性格。史蒂夫并不是美国队长,他是个普通人,是个多面体,只不过他的壳子可能比一般人要厚,内里的秘密又被藏得太深。他确实会咧嘴大笑,但那是在他十六岁以前,在那个会逗他笑的人离开以前。

突然的酸楚袭击了他,史蒂夫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棕发绿眼、圆脸模样的男孩,眉眼弯弯地朝他笑着,“史蒂薇,不要像个苦瓜一样。”他没有睁开眼,但嘴角轻轻翘了起来,只要想起巴基就能让他微笑,但是大笑呢?史蒂夫的嘴又抿了起来,他没办法真的做到,他可以去演,却不会欺骗自己。从七年前知道巴基死讯的那一刻起,他把那个会跟着笑的自己一起埋葬在了心底。

“我愿意以一杯咖啡加个蛋糕作为酬劳拿下这个角色。”他稍后打电话给克林特说,“我必须接这个。”

“我好像从没见你为一个角色这么兴奋过。”克林特有些惊讶,“不过你是开玩笑的吧,一杯咖啡和蛋糕?别忘了我还靠你吃饭呢。”

“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当然,真有意思。导演是尼克·弗瑞,他手上一半烂片一半好片,咱们得赌一把了。”

挂掉电话时已经是深夜了,史蒂夫仍然不觉得累,他兴冲冲地准备出门去最近的二十四小时营业书店,为了搞明白骑行方面的一些专业知识。

#########

关于娱乐和时尚方面的资料都来自网络,有错请直接指出

评论 ( 7 )
热度 ( 99 )
  1. 存文小仓库Sevna鹿 转载了此文字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