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盾冬】戏里戏外(四)(娱乐圈AU 盾冬演桃包)

之前发的有违规内容被删了。。。我的心头在滴血。。。你们可以再把小红心砸给我一次吗QAQ

万字长更,预警:1.可爱的编剧旺达上线

2.“我喜欢他”和“他喜欢我”,狗血洒起来!

#########

午餐时间一到,史蒂夫首先扫视全场寻找巴基的踪迹,山姆走过来看见他左盼右顾的样子,叹了口气。“朗姆洛,就是巴恩斯的助理,转告你别想找巴基一起吃午饭。”

史蒂夫失落地收回目光,跟着山姆往外走。“只是吃一顿饭而已,他今天早上脸色很差,那个朗姆洛一定很不称职。身体是演员的底子,如果身体不好......”

“停下,队长,”山姆受不了地喊道,“你为什么不试试硬闯进他们的拖车呢?”

“我不是那样的人。”史蒂夫正色道。

“随便你怎么说,我觉得他挺排斥你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抵抗得了你的笑容。”

“没有那么夸张,很多人抵抗得了。巴基,巴基只是忘了很多东西。我那天给他的压力太大,是我的错。”

“别失去信心,你可以重新和他做朋友,如果你觉得他没有变的话。”

“谢谢你,山姆。”

“别客气,争取在一个月内告白吧。”

史蒂夫呛到了,山姆哈哈大笑起来。解决完午餐后山姆回了酒店,史蒂夫独自走回他的拖车,读着剧本但眼前全都是巴基的样子。

“如果你觉得他没有变”,山姆这么说,但史蒂夫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变化有多大,甚至可能只有史蒂夫一个人知道他变化有多大。他从巴基早上疲倦的神色看出不能安眠的夜晚,从巴基拍完一场戏后湿透的背部看出对第一次拍电影的紧张,塞巴斯蒂安是个时常面带笑容的角色,巴基的笑容则始终像一层壳。不过他把头发剪短了,更像少年时的发型,而不是冬兵的半长发。

那天在咖啡馆谈过之后史蒂夫回去就把巴基所有的电视剧找出来看了两三遍,甚至把他不多的几页推特也翻了一遍。《冬日战士》让他最为震撼,史蒂夫几乎一帧一帧地看了一整天。他看出来,或许是因为失忆的情节有所共鸣,巴基对这个角色非常投入。冬兵被KGB洗脑,那痛苦的嚎叫穿透屏幕,让史蒂夫跟着发抖;当他逃出组织控制,迷茫地回到旧日故乡时,冬兵脸上不知所措的慌乱又让史蒂夫回想起那天从咖啡馆落荒而逃的他。第一季末,冬兵为追寻自己过去的记忆而踏上了流亡的道路,画面定格在他侧头眺望远方的一瞬间。史蒂夫隔着屏幕抚摸巴基瘦削的、胡子拉碴的脸庞,猜想着那双绿眼睛中的渴望和焦虑有几分是戏,又有几分是真。

第二天两个人合拍的戏份不多,史蒂夫很快就闲下来了,如果按以前的习惯他会回到酒店安静地研究他的剧本,但这一次他去看了巴基的拍摄。

拍摄的进展并不顺利。这不是特别重要的部分,应该也不是特别难,但史蒂夫听见在场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一两句“只是个拍电视剧的”飘进他耳朵里,让史蒂夫沉下了脸。巴基正和弗瑞讲着话,史蒂夫不想让自己的出现干扰他,于是蹑手蹑脚地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站着。

拍摄再次开始,这是穿插在叙事中的塞巴斯蒂安对工作生涯的回忆,他是一个努力工作却不会引人注目的普通小职员,美女同事对他的热情问候敷衍而过,暴躁的上司把文件直接摔到他脸上,但他还是每天对所有人说早上好,也会把文件从地上捡起来继续修改。他不是闪闪发光的超级英雄,却仍然在认真地生活。

他就像生活中的每一个人。

史蒂夫看出了问题。此刻塞巴斯蒂安在公司茶水间泡咖啡,工作了一上午的他终于放松了一些,斜靠在墙上双眼放空。他的姿态应该是懒洋洋的,眉目温和无害,伸手拿咖啡时被烫了一下会露出让观众笑出声来的龇牙咧嘴的表情。史蒂夫看得出来巴基努力去表现那种感觉了,但他的背还是绷紧的,闭上眼睛时总是有一点蹙眉,腿就像不知道往哪里放一样微微曲起,观众可能不会注意这些细节,但他们能察觉刻意营造闲适氛围的别扭感。

史蒂夫辨认出他身上冬兵的影子。

弗瑞无可奈何地又喊了cut,巴基一下子站直了,睫毛低垂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弗瑞和他讨论了一会儿,似乎是决定把这段推后,巴基捏了捏鼻梁,面带倦色地拿起一瓶水离开了片场。

“我会去和他聊聊。”史蒂夫走到弗瑞面前说,弗瑞挑起一条眉毛看着他,“巴基是个有潜力的演员。”

“洛杉矶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是有潜力的演员。”

“请对他有信心。”

“你们是我的男主角,我不敢没有信心。”

“我会证明他值得你的信心的。”

#########

巴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朗姆洛已经识趣地离开了,他一个人陷在自责和后悔的情绪中不知所措。

他搞砸了今天的表演,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呢,他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演天赋。

为什么要接下这部片?娜塔莎的脸浮现出来,但立刻又被罗杰斯的眼睛取代。巴基怒气冲冲地瞪了那双眼睛一会儿,不,他闭上眼,是他自己犯傻,没什么责任好推卸的。

桌子上的剧本此时看起来有些刺眼,巴基一根手指轻敲剧本封面,思考着要不要撕掉。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巴基阔步迈向门,猛地把门拉开。罗杰斯站在门外,手还可笑地举着。他比巴基高一点,因此看向巴基时眼睛总是低垂着,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落下阴影,给人一种专注而深情的错觉。

巴基立刻就想把门关上,但罗杰斯一闪身,灵活地弯腰溜进了房间,“晚上好,巴基。”这人竟然还能对他微笑。

愤怒的小火苗在巴基眼睛里跳跃,他把手叉在腰上。“你来干什么,罗杰斯?”

“巴基,你可以叫我史蒂夫。”罗杰斯的语气很受伤,巴基想着这家伙是不是也撞过脑子。

“滚出去。”

“巴基,我看了你今天的拍摄。”

很好,巴基愠怒地想,他没有料到罗杰斯会这么无聊,也不敢相信他看完居然还大晚上跑来和他讲观后感。“滚!”

“我们合作的时候你演得很好,今天只是状态不对,”罗杰斯没有滚,反而坚持说了下去,“你其实知道塞巴斯蒂安是怎样一个人,我相信你一定理解了他才会选择表现他,只不过有一些事情阻碍了你。对吗?”

很长时间没有人这样毫无遮掩地直视着他和他说话了,他知道自己看起来不好相处,也许是因为罗杰斯心里还把他当成旧日的好友吧。他那时应该是个很好的人,才会让罗杰斯一想起就微笑。但他现在不是了。

“你说得太轻巧了,罗杰斯。”

“即使你不相信,巴基,但实际上我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表演。”罗杰斯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说,“高中时你拉着我一起参加了艺术社,我们排演过很多话剧,也拍过视频,现在我一看就能认出你的表演路子,你的身体在替你记着。”

这大概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演对手戏时感觉总是很对。巴基稍微松懈了一些,双手抱臂来回踱步,“我那时为什么会去参加艺术社?听起来有点娘。”

罗杰斯又脸红了,“呃,你说艺术社的女孩比较漂亮,不过我知道你只是照顾我,因为我没办法参加什么运动。”他低下头,只能看见金灿灿的头发和红透的耳尖。

巴基开始有点理解过去的自己了,罗杰斯这副样子让他心里生出一丝熟悉的保护欲。“你可以再说说那时的事,别太激动就行。”

“你那时候是差不多所有女孩的梦中情人,王子和骑士的角色总是落在你头上,而我通常演你的侍从,或者就只是背景的一棵树。”罗杰斯嘴角噙笑,“但是你没有认真谈过什么恋爱,背台词的时候你总是让我充当女主角,对着我绞尽脑汁地背那些肉麻的话,然后我们就都笑个不停。”

脑海中两个清脆的笑声隐约响起,巴基惊得一跳,他眼前闪过一幅学校的图景,金发的小个子抱着画板在笑,高一点的棕发少年强忍住笑努力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

“我好像记起来了......你会画画吗?”巴基看向愣住的罗杰斯。

“是的,我会画画,我一直喜欢画画,一直到现在。”罗杰斯声音颤抖起来,“巴基,你都想起来了吗?”

“只是一个画面。”巴基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他不想看见那双蓝眼睛流露出失望。

“那也很好。现在不如让我陪你把早上的戏再排一遍?我来演你愚蠢的同事,在你被咖啡烫到的时候哈哈大笑。其实我也要再练习一下克里斯的动作。”罗杰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眼睛锲而不舍地对上巴基的视线。

巴基愣了一下,他看着那天空颜色的瞳孔,觉得心里微微的一颤,好像有一根丝线在轻轻拉扯。“好。”他说,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现在那闪闪发光的笑容看起来很熟悉了,他暗暗想着罗杰斯有没有对其他人这样笑过,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来如此在乎这个问题。

########

“早。”朗姆洛嘟囔着走到剧组服务台旁,山姆站在那儿泡咖啡,回头也和他打了一声招呼。

“你看那对爱情鸟,”他朝另一边抬起下巴,“罗杰斯把我买早餐的活都抢走了。”

山姆哼了一声,“他怎么可能有空,那是我买的双人份!”

“我原来真没想到罗杰斯是这种——喜欢整天黏着对方的类型。”朗姆洛咂咂嘴,眼睛仍看着那边,“难道不应该是佩吉吗,就《迟到的约会》里面那种彪悍而不失优雅的女人。配他这种军人范最合适不过了。”

“当初克林特是建议他来一段绯闻的,”山姆低声透露,“佩吉的名气比他大,那时他刚出道,但是史蒂夫一口拒绝了。”

朗姆洛窃笑,“你们现在知道根本搞错方向了吧,他喜欢带把的。”

“这种事不能乱讲,圈子里怎么搞都好,捅到媒体上又是另一回事了。”山姆望了望四周,“现在已经有点流言蜚语了。”

“别担心,过两天就会拍到女主角的戏份了——操dan的,这部片为什么还要女主角啊?”

“你直接可以问编剧,弗瑞让人把编剧今天带过来。不过你应该还记得这是一部准备在圣诞节上映的动作喜剧片吧。”

希尔走了过来,她实在和弗瑞太像了,朗姆洛和山姆都不由自主地站直了一点。“早上好,麻烦把史蒂夫和巴基叫到导演那儿去,编剧来了。”

她退开一步,他们才看见她身后还有一个娇小一点的女孩,棕色挑染红色的亮眼发型,羞涩地微笑,“你们好,我是旺达。”

“嗨!谢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么一个好故事。”朗姆洛抢先开口,像中世纪的骑士般握住旺达的手在手背印下一吻,“我是朗姆洛,这是山姆。”

山姆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想问她......”

“不,什么也没有。我现在就去叫巴基和史蒂夫,你一定有兴趣和他们聊聊。”朗姆洛眨眨眼睛,旺达笑着点头。

不一会儿他们就聚到了一个地方,史蒂夫和巴基都给了旺达一个拥抱,她看上去快高兴疯了,拿了一本《奇妙骑行日记》小说让他们签名。

“我今天能看见你们拍戏吗?”旺达双眼炯炯地问。

“当然。”史蒂夫面带微笑,“你一定能给我们很多建议。”

巴基没有说话,表情淡淡的,只有史蒂夫注意到他棕发间露出的一点红红的耳尖,他手里还紧紧地抓着今天早上史蒂夫为他画的肖像画。

“好啦,我们今天正好要拍‘摔下来’那场戏,”弗瑞黑漆漆的脸上永远看不出什么表情,“你们两个给我拿出最好的状态来。”

在度过迷路的头三十六小时之后,塞巴斯蒂安和克里斯都开始放下心防,展现出最真实的自我。

克里斯摆脱了沮丧的情绪,又讲起了并不好笑的俏皮话,塞巴斯蒂安配合地笑出声,却不会像之前那样挖空心思地接话,他们半是疲倦半是放松地背靠着背讨论接下去该怎么走。讨论不知怎么又变成了斗嘴,他们挖苦对方以前的生活,塞巴斯蒂安嘲笑克里斯“没见识的美国佬”,克里斯则讥讽他“傻兮兮的高中生”。这段风趣的对话是片子的笑点之一,影片的气氛也在慢慢炒热。

突然丛林中传来一阵响亮的窸窣声,克里斯惊叫道“蛇!”然后两个人慌不择路地跳起来就跑,没想到前面却是一段陡坡,跑在后面的塞巴斯蒂安脚下一落空,被重力带着直接扑到了克里斯身上,他们纠缠成一团一路往下滚,直到绊到一块石头上摔倒在地。

“该死,我的脚!”塞巴斯蒂安痛呼。

“嘘!”克里斯示意他安静,一边把他们的手脚分开,一边指着天空,“看。”

他们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黄绿原野,天边褐色山脉连绵起伏,其上是绚烂如火的晚霞,从艳红的波浪渐变至温柔的深蓝,如同印象派油画般华丽而难以捉摸。夕阳像一个熔化的金球慢慢往下滑落,几只飞鸟高高低低地掠过半山,银色的星子隐隐约约地浮现在天际。大自然豪奢而慷慨,在这样的美面前,烦恼和欢喜都失去了意义,再波澜起伏的人生也不值一提了。

他们深深地仰望着天空,一时都忘了言语。

史蒂夫和巴基面前只有绿布,那壮丽的落日会另外采景。这一幕让史蒂夫回想起巴基和他的大峡谷之约,那是巴基去俄罗斯之前和他定下的约定。在打完那通“巴基死讯”的电话的那一夜,他找到大峡谷的纪录片,那苍凉而雄伟的景象与心中浓得化不开的悲伤逼得他眼眶酸痛难忍。那一年,他二十三岁。

想到这,史蒂夫不禁悄悄用余光去看巴基,巴基眼望着指示板,舌尖轻快地舔了下唇——这是他为塞巴斯蒂安设计的小动作,好像真的有夕阳倒映在他眼中。

他的五官轮廓其实称得上柔美,宽额头、长眼尾,方方的脸颊流露出俄罗斯的欧式血统,下巴有一道浅浅的凹痕,与那些典型的好莱坞硬汉迥然不同,即使是冷硬的冬兵扮相也带着哥特式的黑暗美感;而塞巴斯蒂安这个风格偏于甜美的角色则把他这一面放得更大了,就像此刻,他的身体语言不再有攻击性,微微扬起的修长脖颈安静优雅有如舞者。

“cut!”弗瑞终于出声,在场所有人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巴基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对史蒂夫笑了一下。

史蒂夫怔怔地看着那抹笑意,一个细微而清晰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

我喜欢他。

########

“嘿,巴基,开门。”门口传来史蒂夫的叫声,巴基走过去打开门,看见史蒂夫提着一大袋外卖微笑着站在那儿。

“我专程买了附近有名的菜肴,庆祝一下我们顺利地完成了将近一半的拍摄。”

“有酒吗?”

“海尼根。”

巴基挑眉,“进来吧。”

史蒂夫摇了摇头,“不,我们去楼顶。”

酒店最高层是十一楼,但是在楼顶俯视四周平坦的田野和些许的小型别墅,便让人感觉站在什么高耸的古堡之上。墨蓝的夜空一层层染深,繁星如海,银河浅浅发亮。晚风像情人的手拂起外衣,已经带上了秋季的凉意。

他们收拾了一张小茶桌,把遮阳伞挪开,就静静地坐在那儿仰望星河。

“今天的落日如果拍出来,一定也有这么美。”巴基低声说。

史蒂夫转过头看他,“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看星星,布鲁克林的空气比洛杉矶好得多。”

“哪里的空气都比洛杉矶好,因为哪里都不会有这么多车。”

“是啊,都成了洛城的风俗了,你不喜欢坐车吗?”

巴基摇摇头,喝了一口酒。“密闭空间......不喜欢。但是走在街上更不可取。”

史蒂夫笑了一声,“你不适合在好莱坞混。”

巴基瞥了他一眼。“你也是。”

“我是因为一个约定......你曾经说过要做最伟大的演员。”

“敢问我的偶像是?”

“卓别林。你把《大独cai者》的海报贴在房门上。”

“还以为是库布里克,我现在比较喜欢他。”

史蒂夫凝视他,“震撼人心的《发条橙》?与其被剥夺选择权,不如当个恶棍,巴基,你想到了你自己是吗?”

这个大胸男为什么这么敏锐?巴基哼了一声,专注地看着星星,“你显然是宁愿当个没法选择的好人了。”

“不,我始终坚持一个人只能为他自己负责,而且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要做的事情,剥夺选择权后的善恶没有意义。我也喜欢库布里克,虽然他有时太大胆了一点。”

“考虑到你当过美国队长,‘大胆’真是保守的说法。”

史蒂夫猝不及防地红了脸,“我不是英雄,虽然二十岁时我突然从一棵豆芽菜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还是会感冒发烧,没有你我都活不到现在。退伍之后克林特找到我,说服了我来演戏。”

巴基认真地看着他,“‘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但我愿意付出’,那不是你演的,如果有需要你就是会为国捐躯,史蒂夫。”

这句话是《迟到的约会》里面的经典台词,尽管被胡子遮住了大半张脸,还是可以看出他的脸更红了。“如果我出生在二战期间,我会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现在更需要的是反战宣传。和平时代做一名演员其实也很有意义,通过我们的表演同样可以传播自由与和平的理念,我相信电影不仅仅是娱乐。”

巴基低头凝视着杯中自己的倒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那逼得他怀疑人生的迷茫仍然盘旋在他心头,但是自从遇到史蒂夫,他有一种终于浮上水面的轻松释然。他现在才惊觉整整两年他是如何被一种窒息感所困扰,他在水下太久了,他需要空气,需要——需要史蒂夫。史蒂夫说他不是英雄,但其实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能看得见,就像看见玻璃罩里的金子,这男人有一个生而为英雄的灵魂。

“战士们!你们别为那些野兽去卖命——他们鄙视你们——奴役你们——他们统治你们——吩咐你们应该做什么——应当想什么,应该怀抱什么样的感情!他们强迫你们去操练,限定你们的伙食——把你们当牲口,用你们当炮灰。 ”

巴基猛地抬头看向史蒂夫,他的睫毛不好意思地低垂着。巴基看着他,接了下去:

“你们别去受这些丧失了理性的人摆布了——他们都是一伙机器人,长的是机器人的脑袋,有的是机器人的心肝!可是你们不是机器!你们是人!你们心里有着人类的爱!不要仇恨!只有那些得不到爱护的人才仇恨——那些得不到爱护和丧失了理性的人才仇恨! ”

《大独cai者》里卓别林激动演讲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真奇怪,他这两年只重温过一次这部片,不该把台词记得这么清楚的,是记忆的回声吗?大概是史蒂夫的演讲过于力量非凡,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去做战前动员了。他还红着脸,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试一试。”史蒂夫假咳了一声,把外卖拿出来,巴基才听到自己肚子在叫。

史蒂夫装了一碟给他,里面有猪肉、鸡蛋、甘蓝和米饭,淋着某种烤肉沙司,菜品看起来介于咖喱和西班牙红烩之间,巴基尝了一口,然后不由自主地叹息了一声。

“好吃吗?”史蒂夫眼睛闪闪发亮地问他,他只能用力点点头。

“旺达和我说,她没有想到会是我们来演克里斯和塞巴,”史蒂夫也吞了一大口,眼睛带笑,“但她觉得我们演得很好。我告诉她这部片子对我意义非凡。”

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史蒂夫一直看着他不动,清澈的蓝色带了一些羞涩,眼神却很坚定。巴基在他眼中看见自己嘴角粘到了肉酱。

史蒂夫递给他一张纸巾。“你的口味和以前一样,巴基。”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从史蒂夫嘴里吐出的“巴基”听起来总是带着一丝骄纵,好像那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还包含了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小秘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他喜欢我。巴基冷静地想,但他眼中的我,究竟是旧时的残影,还是现在的幻象?

#########

唉,外貌描写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在夸包子还是夸冬冬了…
楼顶对话隐藏了一点对内战的思考

要是还违规我就只能放图链了orz

评论 ( 4 )
热度 ( 46 )
  1. 存文小仓库Sevna鹿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水煮蛋Sevna鹿 转载了此文字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