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精灵的故事(精灵!史蒂夫 一发完)

最开始只是想写一只自由的小精灵,然而这篇故事自由生长,最后结尾变成了芽冬。。。

#####

詹姆斯·B·“巴基”·巴恩斯在七岁那年遇见精灵。

他是在一个垃圾桶遇见——捡到那只精灵的。精灵有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比他的手掌高一点,透明的四支翅膀被弄得脏兮兮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巴基觉得他美丽极了。

“你有名字吗?”

在巴基把精灵带回家,帮他料理了伤口并找来了衣服之后,他问了精灵的名字。

精灵摇摇头,“你可以给我取一个。”

“那,史蒂夫怎么样?我养过一条金毛也叫这个名字,后来它走丢了——”

“它被纽约一个女孩收养了,别担心。”无所不知的精灵告诉他,“这是个好名字,就叫史蒂夫吧。”

精灵爱吃水果,每天只要一点点果泥就够了。巴基用一个旧饭盒做了一个小窝,精灵晚上会睡在这儿。但是白天精灵总是到处飞,现在是经济危机时期,街头巷尾的流浪儿和小贼越来越多,精灵说他的任务是尽可能帮助更多的人,即使他时不时又会被打落进垃圾桶。

巴基很佩服精灵,但是精灵除了会飞和隐身其他什么本领都没有,只要一看见精灵飞出去他就有点心惊胆战。

后来巴基就学会了打架,只要精灵发现有麻烦,他就把那些混蛋通通揍一顿。

精灵一直是小小的样子,巴基已经长成挺拔的少年了,精灵现在都没有他一只手大。

“我的能力太弱小了。”有时精灵也会愁眉苦脸的,翅膀耷拉在身后。

“你已经做到最好了。”巴基总是认真地回答他。

珍珠港袭击发生了,美国参战了,巴基收到了征兵信,他成为了一名狙击手。

精灵被他带在身上,装在军装大大的口袋里,出来时一定得隐身。精灵会帮他勘察地形,探查敌情,还会时不时尖叫“小心!”

巴基不知道精灵会不会被子弹杀死,他见过精灵的血也是红色的,还有那透明的翅膀比一张纸都要脆。

有一次意外,巴基在潜伏时被发现了,一颗手榴弹扔向了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精灵大喊着“巴基快走!!!”一边抱着石头就扑到了手榴弹上。

巴基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停跳了,手榴弹惊天动地地炸开,他伤到了腿,但不要紧,“史蒂夫!!!”他发疯了一样冲过去,刨得指甲都断了才把精灵从泥里挖出来。

精灵在他手里奄奄一息地睁开眼睛,“你没事吗?太好了。”

似乎精灵真的不会死,史蒂夫只是睡了两天,就恢复了原来到处乱飞的样子。巴基偷偷松了一口气,他不怕死在战场上,但史蒂夫一定得活下去。

然而命运总是比人们想象得要无常,九头蛇把巴基绑在了实验台上,他已经被疼痛和药剂弄得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中只听到精灵一直在他耳边尖叫。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即使后来知道107团其他人都死了,他也没有疯掉;九头蛇砍了他一条胳膊换了条铁的,他也咬着牙不肯屈服。

“我不知道这家伙的精神支柱到底是什么,但似乎无法摧毁。”

“那就洗脑吧。”

#######

冬兵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武器,但有一件事他从未上报。

“巴基,我把那个误伤的女孩救回来了。”

“巴基,营养针有味道吗,你会和我一样想念苹果吗?”

“巴基,他们又要把你冻起来了,你冷不冷?”

冬兵不知道那个小小的声音究竟从何而来,也听不懂它在讲什么。头几次他听见时猛地回头,然而什么也看不见。这其实是很可怕的威胁,但冬兵容忍了它。

因为没有第二个声音会这么轻柔地和他说话。

最新的任务比较特别,他不需要潜伏了,可以直接到大街上拦住敌人。出发的前一晚,冬兵一个人在安全屋里保养武器。

“巴基。”

他已经习惯这个神秘的声音了,但忽然间一个人出现在了房间里,不,应该说是一个小人,小得他可以用金属左手直接捏住。

“巴基,我是史蒂夫。”

冬兵把枪口对准这个奇怪的生物,手指搭在扳机上,却始终没有扣下。

小人悲伤地看着他,“对不起,我要让你先睡一觉,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他记起来他叫做巴基,他曾是一个男孩,后来是一个武器,现在不知道怎么定义。

醒来时他在神盾局的实验台上,精灵就在实验室里转着圈飞,看见他睁开眼后激动地飞到了他眼前。

“巴基,我是史蒂夫。”

史蒂夫,对,他的精灵。

神盾局的人对他作了很多检查,有些痛有些不痛,不过比九头蛇是好太多了。史蒂夫一直陪在他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这些年的事情。

原来精灵的力量是与时代相联系的,随着和平的增强与科技的发展,史蒂夫不再只是个只会飞和隐身的弱小精灵了,虽然他看起来还是差不多,但他的力量已经强到可以把冬兵放倒了。

他很欣慰史蒂夫没有一起待在冷冻仓里,也很高兴有更多的人知道了他的精灵的强大。

但是有时看着精灵和神盾局的人讲话,他的心头有挥之不去的失落感——曾经,只有他一个人照顾着史蒂夫。

“巴基,你想留在这儿吗?”精灵问他。

他轻轻地反问:“你呢?”

“我想回布鲁克林。”

他没有料到精灵会这样回答,但他永远不会拒绝精灵。于是他们一起回到了布鲁克林,回到了七十年前的那栋屋子,屋子旁边的巷子里还有一个垃圾桶在那。

他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生活了一段时间,神盾局把他的金属臂卸掉了,但有史蒂夫的帮忙倒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他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好的不真实。

“你没必要一直陪着我,史蒂夫。”最后,他决定说出来。

精灵看起来震惊而难过,“别赶我走,巴基,别赶我走。”

然后精灵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他闭上眼睛,害怕着即将发生的事情,却突然被一双手抱住了。

史蒂夫现在看起来真的是一个人类青年了,虽然他只有他的下巴高,还瘦得要命,但是摸起来是温热的,翅膀也不见了。

史蒂夫抱住他的腰,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感觉到史蒂夫的手摸到了他的后脑勺,然后拉下了他的头。

他吻了他。

“我会陪你到时间尽头,巴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史蒂夫低喘着说,蓝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他紧紧地抓着史蒂夫的衣服,哽咽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使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眼泪跌落,他跟着重复:“即使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

不要在意这个故事的什么细节。。。

给自己的长篇文打个广告:《戏里戏外》(娱乐圈AU 盾冬演桃包 非RPS)

欢迎跳坑XD

评论 ( 5 )
热度 ( 50 )
  1. 存文小仓库Sevna鹿 转载了此文字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