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天命

一、雷神

雷神20岁第一次见到冬兵时,就知道他们是同类人。

战备室里又闷又热,哨兵们的汗臭味媲美生化武器,混合着墙角的呕吐物和丝丝鲜血的腥味,雷神已经闻着这些味道过了五年多。

许多哨兵只闻过一两回,因为他们死在了斗场上或者别的地方。每一次痛苦的呼吸都提醒着他,活着多么幸运。

冬兵始终戴着面具,他不知道那玩意有没有过滤功能,无论如何九头蛇看起来显然更舍得砸钱,他一身的装备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冬兵那冷冰冰的护甲贵,幸好他们是同一队的。

雷神总有逆天的运气。

“你害怕吗?”他绞尽脑汁想打破沉默,但说完之后又恨不得收回这句蠢话。冬兵斜了一下眼,没有回答。

正如雷神是阿斯加德的首席哨兵,冬兵是九头蛇的首席哨兵。早在八九年前行里就传遍了他的名声,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多大年纪了,哨兵们对他又敬又羡,买主们则暗自朝九头蛇啐一口,进了他们手里的哨兵从来不让别家沾手。可是九头蛇哨兵的消耗率也是出了名的,曾经霸居榜首的交叉骨现在已没了声息,冬兵却似乎战斗近十年了,听说塔里都会租他的视频给菜鸟们观摩学习。

雷神也想活那么久,这是他欲盖弥彰的秘密。他闭上眼睛凝聚精神,锤子立刻在他手中闪现,他握紧了锤柄,开始祷告。许多哨兵习惯在战斗开始后才召唤出灵武,甚至不到生死关头不愿使用,但雷神向来不在意这些,再说这几年“雷神之锤”早已随着他的凶名一起家喻户晓。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锤子第一次出现时的场景,他进塔后的第二夜。那时他惊恐而厌恶地盯着它就像盯着异世界的怪物,那是一个铁证,证明他从此不再是一个正常人;是一道判决书,宣告他的未来从此暗无边际,人类的原罪在他灵魂中膨胀,非死不得解脱。

他被打了麻醉药后醒来发现自己在塔里时都没有那么绝望,第一天他紧紧地抓着小窗的铁杆,急切地望着远处的围墙,爸爸妈妈一定在想办法救他出去,还有洛基,洛基的玩具丢了他还没有帮他找回来呢。他清醒地记得一切,他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十二岁男孩,他怎么可能是哨兵呢?电视里说哨兵向导都是变态了的、堕落了的人类(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类),他只是发烧后不小心砸烂了邻居家的狗窝,现在他发烧已经好了呀。

他不吃不喝地在窗前站了两个白天,直到那邪恶之物忽然从空中掉落入手心,他吓得一甩开,锤子飞向墙边深深砸进钢铁墙壁里。他愣愣地看着,第一次尝到绝望的滋味。

十年过去了,他早已不再厌恶他的锤子。锤子成为了他的武器,他的战友,他那一点可怜的名声与骄傲。每一个哨兵都是如此,失去了家人、朋友、正常的生活,从人类的集合中被开除,最后得到了一个武器,他们称之为“灵武”,实际上更像命运的恶意。

只有偶尔,很深很深的梦里,有阳光和无忧无虑的玩耍,有洛基冲他眨着一双大大的绿眼睛,勾起狡黠的笑容,喊他哥哥——索尔——他总是在这个时候惊醒,他弄丢了他的弟弟,也弄丢了自己的名字。索尔不存在了,他是哨兵雷神。

这样的回忆是有罪的,但他无法摆脱罪孽,塔里反反复复的清洗课程也没有令他忘记所有的过去;相反,童年的日子就像水晶一样越擦越亮,每一分每一秒都清晰而鲜艳,因支离破碎而令他倍加珍惜,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的角落。

雷神战斗前多了一道祈祷的程序,他的管理员也不知道他念着谁的名字:洛基——弟弟——妈妈——

每一场大赛都是全球直播的,他不能死在台上,他不能让洛基和妈妈看着他死在台上。洛基胆子那么小,天一黑就拉着他不撒手,打雷闪电时还会吓得发抖……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另一个人被他的小尖牙咬得疼出眼泪。

五分钟祈祷结束,雷神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冬兵站起来往入口走去。冬兵负责上半场,他走得平静而沉稳,杀名在外的机械臂发出细微的咔咔校正声。好像从来没有人看过他的灵武,甚至没有几个人看过眼罩与面具后的真容,那么多场胜利从未让他像其它哨兵一样欣喜若狂,他调整了一下后背的挂枪,就像野兽磨了磨利爪。真正强大的野兽战斗时并不激动,因为战斗于野兽而言并不是炫技或消遣,只是生存的方式而已。

全副武装的哨兵身影消失在走道尽头惨白的光线里,雷神看向战备室里的液晶显示器,人群沸腾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战斗开始了。

#####
The time will come

when you'll have to rise

above the best, improve yourself

your spirit never dies

Farewell, I've gone, to take my throne above

don't weep for me

Cuz this will be the labor of my love

Here we are, don't turn away now

we are the warriors that built this town

——《Warriors》Imagine Dragons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