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na鹿

有情饮水饱

【盾冬】戏里戏外 (三)(娱乐圈AU 盾冬演桃包)

预警:1.贾尼高甜瞩目
2.桃包戏份不多,指望看rps的姑娘慎点
3.一定要结合前文一起看呀

#######

电视正放到明星们接二连三踩着红毯进场时,娜塔莎打了电话过来,一下子蹦出来的铃声吓得巴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嗨,我猜你在看直播。”她本就偏低的声线通过电流简直过于冰凉了,和她在业内的称号“黑寡妇”无比契合。

巴基重新坐回毯子里,瞄了一眼电视上刚刚走进镜头的罗杰斯,“不,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罗杰斯的身材穿西装非常有气势,好几个粉丝想冲过警戒线给他一个热吻。不过那样的身材大概穿什么都很好看,或者不穿更好看。巴基陷入了习惯性的神游,直到罗杰斯的名字从电话里传来才回过神。“......罗杰斯可真上镜,我都想要吹口哨了。巴基,你真的不打算开电视看看?他的蓝色西装太骚了。”

“是黑色的,”巴基反驳道,手机里立刻传来娜塔莎的大笑声,他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了一点,“你很无聊,娜特。”

“噢,我听说《奇妙骑行日记》里他得留一脸胡子,那可真有点可惜,对吧。”娜塔莎自顾自地讲,“你也要换一个短发的造型。”

“你想说什么?”

“你看见戈丽那个样子了吗,她想往罗杰斯身上靠呢,可怜见的,她丈夫和她的男经纪人搞上了,难怪她看每个男星的眼神都像着了火。罗杰斯退了一步,巧妙的步法!我从来没听说过他的桃色新闻,好莱坞真的还有笔直的男演员吗?”

“娜塔莎,我要挂电话了。”

“我觉得史蒂夫会是一个不错的朋友的。”

巴基沉默下来,娜塔莎也停止了对同行们的冷嘲热讽,像是在等着他给出答案。“我不知道,”他最终坦白,“未知令人恐惧,罗杰斯那副想抱着我哭的样子......太吓人了。我不是他曾经的朋友了。”

“你想要重新开始了吗?”娜塔莎的声音温柔起来。

“至少目前,他只是我的任务。为了拍好‘日记’而必须攻克的关卡。”巴基喝了一口橙汁,想把乱跳的心脏冷静下来。

但橙汁太健康了,今晚他需要能把自己放倒的东西,伏特加没有了,格兰菲迪不错,虽然它是金色的,不过他决定暂且原谅它。如果他们要出外景拍两个半月的电影,今晚就可能是最后一次宿醉了。罗杰斯会这样喝烈酒吗?他看起来正经得喝咖啡不用加糖。不不不,他怎么又想到那个男人身上去了。

娜塔莎在城市的另一端嗤笑,“那就完成你的任务吧,士兵。”

巴基忍不住也笑起来,意识到自己笑了之后他直接冲到厕所里看着镜子,但镜子里只有一张苦恼而迷惑的脸。“好吧,迟早会抓住你的。”他扯了扯自己的脸颊,把演戏的事情抛到脑后,走向厨房准备拿出他心爱的酒来。

#######

上台、讲话、握手、颁奖、给获奖的幸运儿来半个拥抱,史蒂夫觉得身体里有一套程序指挥着他完成今晚的活动,直到颁奖典礼后的派对开始,他才重掌身体的使用权。

他一个人拿着酒杯在这种派对上实在太显眼了,至少有四个女星正饿狼似的盯着他。史蒂夫皱了皱眉,绕过几堆说笑的人群,总算在一个餐桌旁看见了托尼、贾维斯和索尔。托尼和索尔正眉飞色舞地讨论着什么,贾维斯谨慎而体贴地站在一侧,他英国绅士的气场在好莱坞纸醉金迷的氛围里独树一帜,禁欲得过分,如果托尼没有不时把他的头拉下来一个热吻。索尔则解开了全部西装扣子,他总是活力充沛得像个野兽,不像他那个黑头发的经纪人。

“你好,罗杰斯先生。”贾维斯首先注意到了走过来的史蒂夫,礼貌地向他打招呼。托尼看见他就做起了鬼脸,“韩剧男主角,史蒂夫·罗杰斯。”索尔在旁边哈哈笑。

“你们也好,谢谢了,托尼。”史蒂夫扫了一眼餐桌,一排排的碗里盛着各种点心和夹心饼填料,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聚在这里。

“队长,你爱上谁了?”索尔刻意压低的声音就跟狮子的低吼一样,他好奇地瞪着史蒂夫。

“没有谁。”史蒂夫控制不住红了脸,“托尼,不是你想的那样。”

“打住,”托尼严肃地摆摆手,“不用跟我解释,我是贾维斯的。”他抬头对贾维斯微笑,贾维斯也回给他一个微笑。史蒂夫看着放闪的两人,虽然已经习惯了,却仍然生出一丝羡慕,托尼不是演员,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这个派对上几乎所有男人都操过男人,但是没有谁会出柜,小金人在看着他们呢。史蒂夫不经意地瞥了索尔一眼,发现一向坦荡荡的朋友脸上也流露出相似的羡慕。

“盐焗杏仁不错,”索尔注意到他的目光,迅速转向桌子上的小吃,“史蒂夫,我看过你的新电影的剧本了,写得实在太好了。”

史蒂夫也看向柠檬馅饼,想要掩饰自己的笑容,“哦,我也这么觉得......”

“你会转型成功的,吾友,”索尔北欧腔的英语爽朗而真诚,“你早该从美国队长出来了。”

“你和弗瑞合作过吗?我想了解一下。”史蒂夫咳了一声。

索尔皱起眉头,“是的,几年前有一次,他——呃,他看起来不像个导演,有时,更像个商人、董事长,琢磨着怎么把你的价值最大发挥出来,这不是说他会过分注重票房,你懂的。”

“不是很好理解。”

托尼插进话来,“得了,好像你真的关心导演一样。我猜这部片子会变成基佬片了,因为你的巴基。我听山姆讲了。”

“不是我的巴基!”史蒂夫彻底控制不住脸红了,也许是古巴鸡尾酒太辣了,侍应生永远不会让你的杯子空着。“巴基,嗯,只是我的朋友。”

“一个月?”托尼对索尔挑眉。

“宣传期。”索尔托着下巴思考后回答。

“行!游轮七天。”托尼和索尔击掌,然后郑重地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队长,你要争气啊。”

史蒂夫喝完最后一口酒,拒绝去想他的朋友们拿他赌了什么。

#########

开拍那天巴基不可避免地有些紧张,他早上五点就从床上醒来,不是舒舒服服地想再蹭一蹭枕头的醒来,而是猛地睁开眼好像刚刚梦里有野兽扑过来的醒来。他就这么睁了一分钟,看着空白的天花板,直到眼睛干涩得受不了才紧紧闭了起来。

为了塞巴斯蒂安,我要尽全力演。

但是罗杰斯,我怎么和他配合?

让他别讲故事,好好演戏。

也许我应该试试再和他谈谈。

“冬兵,今天是你的大日子,还不起床吗?”朗姆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巴基不知道他在傻乐什么,红了之后一定要换一个私人助理的想法第无数次从脑海中划过。

巴基翻下床,迅速洗漱完毕,然后走到客厅去吃朗姆洛带来的早餐。那是巴基很喜欢的一种快餐,鸡肉、培根和味道浓郁的英国切达奶酪,佐以黄瓜、生菜、辣椒、紫洋葱和芝麻酱。他慢慢吃着,一边等咖啡煮好,落入胃中的重量让他安心了一些。

“你确实有理由紧张,不过我打赌罗杰斯才是那个睡不着的,”朗姆洛倒了两杯咖啡,“你会演得很好的,娜塔莎都开始找宣传团队开会了。”

“别提罗杰斯。”巴基哼了一声。

“你们马上就要见面了。”朗姆洛热情地提醒道,“司机还有半小时到,你洗澡洗快一点。”

半个小时后制片方派专车来接他们前往片场,巴基坐在后座,把剧本又拿出来看,剧本上面涂了不少潦草的笔记。其实这不是试镜之后第一次与罗杰斯会面,他们两天前已经参加了诵读会,不过巴基没有让罗杰斯找到二人独处的机会,只是被那双狗狗眼烦了一天。弗瑞比他想得要严谨,诵读会后还专门留下他们谈话,看来他并不仅仅把这部电影当成捞钱的爆米花喜剧片,“我希望给观众带来惊喜感,视觉效果自由而绚丽,不会有贯穿全剧的配乐,想都不要想,也别指望柔光灯,”他用仅剩一只的眼睛瞪着他们,“关键就是你,和你,我们要让观众笑起来,笑完之后还能记得什么,美丽的风景和有趣的故事。”

他们在当天要取景的自然公园门口停车,巴基下了车以后又被一个制片助理领进化妆车,罗杰斯正在那里上妆,一看见他就惊喜地咧开嘴:“早上好,巴基。”

巴基选了远一点的位置,“早上好。”他努力像对待正常人那样对待罗杰斯,以及朗姆洛果然是胡说八道,罗杰斯气色看起来好极了,巴基才是那个被化妆师埋怨眼圈太深的人。

罗杰斯似乎也意识到不能太过分,他们安静地上完妆,然后一前一后走到片场。这天的第一场戏是克里斯和塞巴斯蒂安初遇的戏,除了他们还有扮演骑行小队其他队员的群众演员,摄像机和灯光都到位了,剧组正在预备排演,工作人员在片场穿梭踩点,确保所有环节到位。

弗瑞坐在标志的导演椅上,时间到了,他喊出action,他们开始了。

“伙计,你骑着你外祖母的单车来散步吗?” 罗杰斯现在就是爱耍酷的克里斯了,他的发音似乎也练过,露出灿烂的白牙,眉毛高高挑起,讥讽的表情非常到位。

不过也非常违和,巴基不知道这个念头从何而来,但他就是觉得罗杰斯从小到大都应该是一张苦瓜脸。

塞巴斯蒂安此时还在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他发现骑行小队看起来都是一群年轻人后就更加局促了,巴基咬着嘴唇,身体的姿势微妙地处于紧绷和放松之间。他想融入大伙儿,主动自我介绍却又马上被众人忘到一边。这就是这个角色的塑造之处,巴基握在自行车把手上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既为被忽略而怏怏不乐,又不知道怎样像克里斯那样随意笑闹。

这场戏花了一个小时,弗瑞从好几个角度拍了主镜,还有一个移动的跟踪镜头。巴基不知道和史蒂夫那种奇怪的默契感从何而来,他们只用了一次就把整个对话拍完了,弗瑞喊cut,罗杰斯嚣张的表情立刻变成微笑,冲着巴基眨眼睛。他脸上的胡子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看起来没原来那么一本正经了,巴基虽然觉得这张脸不适合留胡子,但是压迫感减少了。

弗瑞也对他们露出满意的表情,第一导演助理希尔朝剧组喊道:“给塞巴斯蒂安的备选镜头布景!”

巴基稍微舒展了一下腿和胳膊,又站回刚刚的位置,令他吃惊的是,罗杰斯也走了过来站在刚刚主镜的位置上。巴基瞪了他两秒,反应过来:“你要给我喂台词?”

在巴基拍电视剧的时候他从来没享受过被喂台词的待遇,拍单人镜头的时候对面永远是干念台词的剧本指导。他没有怪过那些搭档,毕竟他自己也不是好心到会喂其他人台词的演员。

罗杰斯脸上有点红,应该是灯光太热了。“是的,希望能帮到你。”

当然会有很大帮助,巴基是第一次拍电影,事实上他依然很紧张,罗杰斯在那的话他可以更快进入状态。巴基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谢谢。”

“不用。”罗杰斯又露出那种会发光的笑容,络腮胡只让他看起来更亲切了。

他们花了三个镜头把那场戏又拍了一次,然后换个机位又来三个镜头,弗瑞终于点头放过巴基了。“给克里斯的备选镜头布景!”希尔片刻不停地喊道,剧组人员又忙碌起来。

巴基在监视器旁边找了一把折叠椅坐下,腿又酸又麻,朗姆洛递给他一瓶矿泉水和两包饼干,“你们干得不错。”

巴基顾着喝水,不搭理他。“你也要给他喂台词吗?”朗姆洛问。

罗杰斯都这么干了,巴基要是就这样走了肯定说不过去。他嗯了一声,等化妆师补完妆以后就走了过去。

#########

关于一些拍摄术语…主镜就是能把对话双方拍进去,然后同一段戏还要拍单人镜头,这时另一个人可以不在场。如果另一个人主动留下来配合,称为喂台词,喂台词是一种很友好的表现,对演员的发挥也很有益

我知道拍电影有喂台词,不知道电视剧有没有…要是没有就别在意了😂

大概就这样,可以自己百度哟

评论 ( 3 )
热度 ( 57 )
  1. 存文小仓库Sevna鹿 转载了此文字

© Sevna鹿 | Powered by LOFTER